彧彧芋头君

全职粉…主混男神x你…
头像即是微博id:吟谙
企鹅:1696073020
欢迎勾搭
懒癌晚期嗯…。

【男神x你】苏沐秋 荣耀之巅彼岸花开

好久没更文了…
我没写过伞哥…
伪be…
真的我不舍得虐伞哥…
最后就he了…
前提是你必须看到最后啊…
ooc预警…

  叶修坐在电脑前,狂飙手速操纵一叶之秋对抗着秋木苏,眼睛里都是血丝,一个走神,残血的一叶之秋直接被秋木苏的一个大招秒了。
  叶修面色如常,打字过去:“越来越厉害了啊沐秋。”
  “那当然,我可是枪系专家。”秋木苏打字回道。
  “啧啧,在哪呢?”一叶修又回。
  “你说呢?”
  “虐狗了?”
  虽然回了话,他却转身冲着走过来的沐橙苦笑。
  “又通宵了?”
  “咱们把她叫醒吧。”叶修狠狠的吸了一口烟。
  “不行,医生说会刺激到她的。”
  “我问过了,要是再这么下去,她可能真的会出事儿。”
  叶修起身朝嘉世对面走去。
  
  
  有人敲门,你放下鼠标开门。
  “叶修?你怎么来了?”你站在门口堵住叶修。
  “哥来看看沐秋。”
  “他……他没……”
  “哥刚跟他通过话,他说在这。”叶修死死的盯着你,张开手臂圈住你,不让你动。
  “他……”
  “没在?”
  “没在!”
  你看着叶修,默默的转身坐在沙发上,“他在,我知道的,他在……”
  “那你告诉我,刚才的秋木苏是谁操纵的?”
  你低下头,抱住膝盖:“他…”
  叶修走近你,“是他吗?”
  “是…”底气不足。
  “真的是他?”
  “……”
  “该醒了。”叶修走到主机前,凑近看着那张账号卡。
  “别动!叶修你别动!”你冲过去护住主机,紧紧的抱住主机不撒手。
  “他在的…是他告诉我要好好活着…要不然我就不在这里了…”
  叶修心里一惊,但还是伸手拉起你,“把账号卡给我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给我。”
  你拽住叶修的衣襟,抬起头泪眼婆娑:“别打破我的梦,求你。”
  “你知道这是梦还不醒?”
  “我要是醒了我就看不到他了!”
  叶修叹了口气,“那你自己保重身体,第一赛季开赛报名还有十天,你答应的要代替他完成梦想。”
  代替…
  你要是真的去参加比赛了…
  那秋木苏就再也不属于苏沐秋了。
  叶修出门后,你直接靠在了墙上,脱力般的向下滑,坐在了地上。
  头靠着墙,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,你的眼泪从眼眶里滑下来,顺着脸颊,到下颌线,滴在地板上。
  你顺手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白酒。
  拧开盖子直接往嘴里灌。
  辣的你直咳嗽。
  “沐秋…咳…求求你了…你回来好不好…我们一起打荣耀…”
  “沐秋你在南山…住了一个月了…不习惯你就回来看看我…”
  “这一个月…我已经可以pvp打败叶修了…”
  “嘿嘿…虽然他残血…”
  “沐秋…你旁边空着没意思是不是…”
  “你说割腕好还是…安眠药好…”
  “安眠药吧…割腕疼的话…就不能和你一起在那边打荣耀了…”
  “我那个千秋名的牧师号让我扔给叶修了…我要不要取回来啊…”
  “沐秋…”
  你不胜酒力,头一偏,就倒在地板上。
  手碰倒了酒瓶,白酒和着你的眼泪在地板上肆意流淌。
  白酒流过的地方,出现了一个灰影。
  
  “唔…”你觉得自己的脸上痒痒的,睁开眼睛一看,一只修长的手正在你的脸上划过。
  灰色毛衣,瘦削的脸庞,一双黑曜石般的的眼睛。
  你扑进他的怀里。
  “沐秋…”
  他伸手拍拍你的头,轻笑道:“怎么了,我在,我一直在。”
  你的眼泪滴在他的毛衣上,毛衣没有湿,你看到了却没有说出口。
  他用胳膊环住你,把你抱到了沙发上,皱着眉拿过纸巾擦着你手上的酒,动作却很轻柔。
  你嘿嘿一笑,指指自己的嘴角的酒,“擦这里!”
  “不管。”他眯着眼睛摇头。
  “不管么?”你凑近他。
  “……?”
  他还没回话就被你堵住了嘴唇,唇舌交缠,无关情欲,你感受到的是属于他的味道,安心的温柔。
  而他尝到的却是一股酒的辛辣和清苦,他睁开眼睛,看着你闭着的眼睛,垂了眸子。
  一个吻过后,你靠在他的怀里,揪着他毛衣上起的球,“都让你买新的了。”
  你戳戳的肚子。
  “你给我织的,怎么舍得换呢?”他捏捏你的脸,温柔的笑。
  你撇撇嘴,情话boy猝不及防。
  “以后不要喝这么多酒,一瓶都不到就醉了,你的酒量也就比叶修强点。”
  你正在他的怀里蹭蹭蹭,蹭的头发凌乱,整张脸埋在他的胸膛里,声音闷闷的:“你每次不都替我喝嘛。”
  他眼睛里闪过一些不知名的情绪,只是揉揉你的头发,“打不打荣耀?”
  “不打了,”你甩甩头,酒精的作用让你有些晕,“明天再和你打,你去和叶修打!今天我和他jjc把他打趴了!”
  “我知道的。”他没有坚持要和你打jjc,“想看我虐叶修么?”
  “虐!虐死他!我这几天让他给打爆了都!”你瞪着眼睛跃跃欲试。
  他转身打开荣耀,登录秋木苏。
  “叶修,来,再打一次。”
  “你别玩了。”
  “没玩,虐你。”
  叶修摇摇头,放下烟头,握住鼠标,“虐哥?下辈子吧。”
  秋木苏vs一叶之秋。
  神枪手vs战斗法师。
  他握紧了鼠标,心里轻轻念着:“叶修,最后一次了,你赢了我就走。”
  “卧槽这家伙学沐秋越来越像了,我都快忘了她以前玩牧师的了,沐橙你别偷笑。”
  叶修端正态度。
  98%vs89%。
  枪声,火光,圆舞棍,气流声。
  交相缠绕。
  8%vs0%。
  他摇摇头,“我赢了。”
  “耶!!”你不顾叶修发过来的垃圾话,狠狠地亲了他一下。
  他一把把你拉到怀里,嘴唇贴在你的耳垂上,低沉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:“亲爱的,好好的好么?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带上我的那份梦想,一起走上荣耀之巅吧。”
  “沐秋…可不可以不要走…”你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。
  “不走,我不走,我永远在你身边。”
  “骗人!”
  “没有,亲爱的,该睡觉了。”
  “我不睡,苏沐秋我还不知道你么,让我睡觉,让我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梦,让我死心,让你他妈的那些体贴都去死吧,你他妈的不许走!”
  你站起来,咬着嘴唇,看着他已经开始淡去的身形。
  “我说真的,我会留下来,我们一起去看彼岸花。”
  “本来我打算走的,但我刚才和自己赌了一把,叶修赢我就走,他输了。”
  “所以你要好好的,我会看着你,荣耀之巅,我们约好了的。”
  “好,约好了,荣耀之巅。”
  你忍住眼泪点点头。
  “再见。”他慢慢地说。
  你就这么看着他的身体化成一缕烟,消失不见。
  
  你报了名,和叶修一起征战荣耀,秋木苏的持有者是你。
  打了十年的荣耀了。
  第十赛季,你随着叶修一起,带着兴欣战队取得了属于你们的,第四个冠军。
  后来,你和队员们一起抱着世界荣耀邀请赛的冠军奖杯归来。
  你穿着那件灰色毛衣,坐在南山的墓穴前。
  “沐秋,荣耀之巅,我们站上去了,我想你了。”
  你紧紧的攥着手里的安眠药。
  “沐秋,我今年28岁,孤儿院里只有你和沐橙愿意和我一起,沐橙现在有叶修照顾…”
  “我是不是话太多了,没关系,我不说了,去那边再和你说吧。”
  你拿着手里的安眠药,整整一瓶,就着矿泉水全都咽了下去。
  你坐到他的墓碑旁,蜷起身子,把羽绒服盖在身上,靠着他的墓碑。
  雪洋洋洒洒的飘下来,打在你的头发上,你拿出手机,发了一个定时说说。
  “老叶,我要和他一起去看彼岸花了,我在南山,麻烦你最后一件事,请把我埋在他的身边,没下限的家伙,照顾好沐橙,还有,最后一次的秋木苏vs一叶之秋,真的是他和你打的,叶修,沐橙,还有队友们,再见,说不定下辈子我们还能一起打荣耀。”
  越来越困了。
  你的眼皮在打架,你努力的睁开双眼,你看见了他,他还是十八岁的模样,还是那身灰色毛衣,还是那个温柔的笑容。
  他薄薄的的嘴唇动着,他在说:“亲爱的,我们走吧。”
  你朝着他伸出手。
  现实中的你却垂下了手。
  
  “现在是第三十一届国内荣耀联赛,我们邀请到了荣耀教科书,叶修来担任我们的嘉宾,欢迎叶神,叶神马上就要评选最佳组合了,我们知道当年您的战斗法师和苏沐橙的枪炮师是昔日的大神组合,那请问您对于这一赛季的最佳组合的评选有什么想法?”
  叶修摸摸下巴:“兴欣的神枪手和牧师,这对夫妻组合哥最看好了。”
  “哈,果然还是他们啊,叶神好像和他们私交不错,秋木苏的风格和第一届荣耀世邀赛的操纵者风格很像啊。”
  “是啊,也不知道谁学谁。”叶修挑挑眉毛。
  “叶神说笑了,当然是现在的操作者学习前辈嘛。”
  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  “……千秋名的风格也很像那位操作者啊。”
  “这丫头是个有一颗输出心的牧师,哥看好他俩。”
  叶修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屏幕上的千秋名和秋木苏身上。
  把千秋名护在身后的秋木苏。
  叶修轻轻的笑了。
  

有一首歌叫做【鬼】大家可以去听听…
我觉得特别适合伞哥…
简直心疼死了…
这就是he…
哼唧…
  
嗯…有人说没看懂…
我解释一下吧…
就是他俩轮回转世了…
伞哥玩的还是神枪手秋木苏…
妹子玩的是她以前的牧师账号…千秋名…
三十一赛季他们一起打比赛…
叶神说不一定谁学谁…
是因为在之前妹子玩秋木苏的时候是学的伞哥的套路…
然而这次伞哥用自己的账号…
还是那个风格…
大家都以为他是致敬前辈…
但是那就是伞哥自己的打法…
求喜欢没有爱心的人生…
仿佛被掏空…
  
  
  
  
  

评论(6)

热度(10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