彧彧芋头君

全职粉…主混男神x你…
头像即是微博id:吟谙
企鹅:1696073020
欢迎勾搭
懒癌晚期嗯…。

【男神x你】为你正名 叶修

叶修x刑警…
总觉得刑警这超虐的…。
随便写写…。
ooc预警…。

  雨后的草地,本就绿油油的草显得更亮了,红地毯铺在上面,彩虹门立在上面,宾客们白色的椅子放在上面。
  叶修和你,要结婚了。
  你们啊,一个是荣耀教科书,一个是警队的扛把子,乍一看,一点交集都不应该有。
  但你们是一对人人要fff的情侣档。
  你跟他,在苏沐秋的葬礼上认识的,你和苏沐秋是初中同学,是好哥们,当时撞到苏沐秋的司机,是个在逃犯,他撞到苏沐秋之后,车子拐弯撞到了路灯,也是倒霉,导致头部重创。
     “怎么说呢,这也许是沐秋为社会做的最后的贡献。”
  当年叶修红着眼睛跟你这么说的。
  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,只是轻轻抱了抱他,然后夺走他手里的烟。
  你吸了一口他的烟,笑的有些沧桑,明明只有十七岁,却笑的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:“我妈也是这么没的,就在我眼前。”
  当时两个人抱在一起,瞪得眼睛都红了,谁也没哭出来。
  后来,你们一直保持着联系,今天追的犯人,昨天抢的boss。
  仿佛他是你的苏沐秋。
  你也是他的苏沐秋。
  那天他跟你告白,拿着冠军戒指。
  你把戒指套在手上,轻轻的抱了抱他,这次的你,哭了出来:“老叶,我想我妈,我想沐秋,我想爱你。”
  他拍了拍你的背。
  “那就爱,我也爱你。”
  
  日子过得很快,这一晃,你们就要结婚了。
  叶家是个家风很严的家庭。
  你这么多年,为了追犯人,染了一身坏习惯,脏话你张嘴就来,抽烟喝酒也都是随手的事,你曾经为了混进犯人堆里,还磕过药。
  磕磕绊绊,叶修费劲口舌,叶家老爷子好不容易才同意了你进叶家门。
  
  终于到了婚礼这一天了,你心里却很苦涩。
  时机不对。
  或许是天意。
  你牵着他的手,和他交换戒指,和他喝交杯酒。
  你们接吻了。
  你是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在这一瞬间呢。
  可是不行。
  嘈杂的声音响起来,你嘴角泛起苦涩的笑,你离开他的唇瓣,在他耳边轻轻说:“老叶,你可以改嫁,但你必须信我。”
  叶修愣了一下。
  转头就看到了警察,他冲着叶修解释道:“对不起,您的太太涉嫌贩毒杀人勾结犯罪嫌疑人泄露警方机密等多重罪,需要她协助我们调查。”
  你没办法,你踩着高跟鞋踢翻了一个警察,却被他们狠狠的摁住。
  你被押上警车,回头看了叶修一眼。
  
  媒体曝光。
  叶氏企业名誉受损,叶氏股票狂跌。
  叶修的黑粉们跳出来纷纷攻击他。
  叶修没有理会,他只想知道你的消息,你被押回警局,被暂时拘留,但是你却逃走了,叶修再也没听到你的消息。
  “我们叶家的脸都被那个女人丢光了!你看你娶了个什么东西?杀人贩毒,亏她还是个警察!”叶老爷子气的不轻,狠狠的抽了叶修一巴掌。
  叶修扯扯嘴角。
  “这是我女人,我相信她,要是觉得丢脸那就断绝父子关系好了。”
  叶秋在旁边拉住了叶修。
  “怕什么,我有工作,荣耀就是我的工作,我又饿不死,当年哥打荣耀不也丢脸了吗?”
  又是一巴掌,叶修的嘴角渗出了鲜血。
  “啧啧,那我就走了。”
  他转身挥挥手,就踏出了大门。
  
  他何尝不是被绯闻缠身呢?
  甚至还有说他是贩毒集团首脑的。
  叶修揉揉眼睛,盯着君莫笑那张苏沐秋的脸,苦笑着:“沐秋啊,哥可被你们一个两个的坑惨了。”
  
  叶修自己租了一个房子,住在外面,每天沉迷荣耀。
  直到那天半夜,有人敲门。
  他以为是包子魏琛来借宿,揉揉眼睛正要去开门,QQ却突然响起来。
  叶修不经意间扫到了,那是你的QQ头像在闪。
  “别开门,报警。”
  消息就这么多。
  叶修从猫眼看到了门外是两个黑衣男人,他拿起座机电话,播了110,声音压的极低。
  他听到撬锁的声音了。
  他没办法,只能跳到阳台,幸亏天黑,叶修家又是二楼,他顺着栏杆爬了下去。
  身手一点都不矫健的他,差点滑倒,却被一只手扶住。
  “老叶,你还是那么笨。”
  是你的声音。
  叶修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光。
  你见他看着你,急忙扭过头,“快走吧,我打不过他们。”
  他看见了。
  一条丑陋的疤痕横在你的脸上,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美女的你,现在真的挺丑的。
  你拉起他的手,抬腿就跑。
  那两个黑衣人发现了叶修逃跑的事,也从阳台上跳了下来,他们身手比叶修敏捷多了,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来。
  你心下一抖,你不敢带手机怕被发现,无法向警察报告你们的准确位置。所以不能跑的太远,要不然只有死路一条,这里还是居民区,这些疯子很可能会不顾一切的报复你而伤到无辜的人。
  权衡之下,你只能往那边没有卖出去的楼盘跑。
  很快,你们就没了退路,因为,单元楼的门全都是锁着的。
  你把叶修推进墙体遮掩的阴影里,自己走了出去。
  “怎么不跑了?”那男人笑的邪恶。
  “跑不了了。”你很平静。
  “你们来找他不就是为了引我出来吗?你们成功了。”
  叶修躲在阴影里,也没闲着,这几块板砖用着挺顺手的,他利用墙体的掩护,绕到了他们的侧面。
  男人恶狠狠的说:“死警察,你杀了我们老大!亏的他那么信你。”
  你笑的云淡风轻:“我付出的代价那么大,他为什么不信我?”
  “我们要为老大报仇!”
  “呵呵,想自己出气呢,就直说,别带着你们老大的名头。”你握紧了手里的枪。
  消音器处理过的枪声响起来。
  你就地一滚,滚进掩体中,抬手放了两枪。
  你的枪没有消音,目的就是引来警察。
  叶修这个近战的“流氓”派不上什么用场。
  你把枪贴着地扔给离你不到十米远的叶修。
  “得,我投降,说吧你们要怎么折磨我?”你躲在墙后边。
  那两个男人没有理你,仍然一步步逼近。
  “贱人,出来。”
  你把手举过头顶,顺从的出去了。
  你知道,他们不会这么痛快的杀了你。
  “叶修是吧?你也给我出来,否则我就杀了她。”他们用枪指着你。
  “老叶别!”
  晚了,叶修出来了。
  “别用她威胁我,我肯定会上当的。”叶修说的很轻松。
  “傻子。”你气的跺了跺脚。
  那个男人抬手,一枪打在你的膝盖上。
  “唔…”
  血腥味瞬间充斥了鼻腔。
  叶修冲过去抱住了你。
  他附在你耳边:“枪在你口袋里。”
  你轻轻的笑了,这家伙手速真快。根本就是来给你送枪的。
  你站不起来,也就跑不了,本来是有办法拖时间的,现在却没了。
  你突然看到了对面楼的闪光。
  那是…是你同事当年和你定好的,他要攻击的信号。
  你不顾一切的翻身,护住叶修。
  两个人被击毙。
  你却感觉到腹部湿哒哒的,有种子弹穿透的疼痛感。
  原来,一直都是三个人。
  这两个人,只是诱饵。
  但是他既然开了枪,他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。
  你用尽最后的力气,抬手,一枪。
  结束了第三个人的生命。
  这是你用生命练出来的枪法。
  叶修声音嘶哑:“老婆!老婆!”
  “老叶…我是去卧底的,所有罪名…都是假的…。”
  “我可能不行了…。”
  “这段时间…活的好累,死我也…我也是个罪犯…我就等着正名…呢…。”
  “谢谢你,相信我…。”
  “让你陷入危险了…刺激吗?”
  “我卧底任务成功了呢…。”
  “我爱你…。”
  “把你家拉下水…对不起…。”
  “我看见沐秋了…老公…。”
  你最后一刻,抬起了手,无名指上,你们的婚戒沾着你的血,闪着动人的光。
  叶修抱着已经停止了呼吸的你,终于,哭出来了。
  
  你的事迹上了报。
  你是英雄,可是英雄已经不在了。
  叶修回家了,带着那份报纸。
  他进了叶氏。
  因为这是你唯一的遗愿:希望他好好的过日子,当一个普通人。
  
  年逾古稀的叶修坐在沙发上,手里攥着一张泛黄的报纸。
  “大爷爷,吃饭了。”叶警说。
  叶修没动,他耳朵背,经常听不清话。
  叶警伸手碰他的时候,才发现他的身体已经凉了。
  直到死,他都攥着那张报纸。
  因为那张报纸可以正名,也是他唯一的念想。
  叶秋孙子的名,是叶修起的。
  
  
  
  
  
这种无名英雄很多的,最后的叶警是叶修纪念自己老婆的。
求小心心!
求关注!
  
  

评论(16)

热度(135)